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226699综合玄机网 >

新疆残疾人歌手常啸歌声背后的故事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7-26 10:12 点击数:

  年新年伊始,网络上流行一首情歌《委屈的花瓣雨》。男声嗓音磁性迷人,女声柔美而亮丽,被称为“

  鲜为人知的是,这首歌的主唱之一常啸是一位残疾人歌手。当这首动人心魄的情歌风靡网络时,他的妻子李梅却在遥远边疆的家中忍受着孤独和寂寞。

  这首歌似乎是常啸特地为妻子“量身打造”的。歌声背后,是十几年来他们苦辣酸甜的情感故事。

  1995年8月20日这天,新疆石河子八一棉纺织厂女工李梅初次走进歌舞厅,就被一个男孩富有磁性的嗓音迷住了,从此不能自拔。多年以后,她仍然清晰地记得当时邂逅这个男人的情景——

  那天她同过生日的女友去歌舞厅听歌,第一次进舞厅的李梅十分好奇,听到舞厅传来非常熟悉的刘德华的歌《谢谢你的爱》,不由得伸长脖子,东张西望,她以为是刘德华在唱呢,可她仔细看台上时,不由得愣住了,原来是一个残疾歌手在那里模仿刘德华深情演唱……

  李梅那时不满21岁,娇小玲珑,活泼可爱。望着台上虽然残疾但依然帅气的男孩,听着他那富有磁性的歌声,爱唱爱玩的李梅一下子沉静下来,怦然心动……

  这位歌手艺名叫常啸,本名常新安,1971年1月20日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里,一岁三个月时得了双腿肌肉萎缩(小儿麻痹),爸爸妈妈抱着他四处求医可还是无可奈何,从此他落下终身残疾。以后父母只好背他上学,但到13岁时除父亲外没人能背动他了。眼看着爸爸很吃力背他上学,小新安暗下决心学骑自行车。在不知摔了多少跤,并且摔坏家里两辆车后,果然学会了骑车,能自己独立上学、外出郊游了。

  新安兄妹三人,他是老大。虽腿不能跑,路不能走,不能和同龄伙伴玩,但他从小就喜欢唱歌,会自己排遣孤独寂寞。一个人在家时,录音机一定是开着的。

  妈妈有时烦了,阻止他说:“孩子,别唱了,你就算唱得好,又能怎样?”但他就是喜欢唱。为不影响家人,他偷偷唱,用枕头捂着嘴唱,在被窝里唱。

  他最喜欢台湾残疾歌手郑智化的《水手》:“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象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他想,要是自己也能像郑智化一样那该多好啊!那样人们就不会瞧不起残疾人啦!

  18岁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参加了石河子八棉组织的职工卡拉OK演唱赛。当他唱完一首后,台下顿时掌声如雷,有人还喊:“再来一首!”没想到人们都喜欢他唱的歌。这次比赛他竟拿到了一等奖。

  这次获奖,对他这个残疾人来说,成为人生的一次重要转机。那时他刚高中毕业,成天呆在家无事可做。有朋友建议他外出练歌:“你如果不到外面露一手,就太可惜了!”说有家歌舞厅男歌手唱得特别棒,可以去听听。

  于是他赶过去看个究竟。这一听不打紧,他在那里一听就是几小时,腿脚都麻木了,可他还不想离开。

  在男歌手休息的当儿,他也拿起麦克风试唱一首。这时舞厅老板连忙跑过来说:“欢迎你到舞厅来练歌,每月给你100元,怎么样?”

  于是他在这里练歌半年多,唱出了点名气。另一家舞厅老板也来请他唱歌,每晚报酬15元。父母得知后高兴得不得了,看来这孩子唱歌路子走对了……

  1993年下半年,常新安成了这家舞厅的主唱,状态越来越好,工资也由每晚15元增加到30元、50元,最高曾达到80元。

  由于残疾,每晚他尽量坐在幽暗的角落为客人献唱。有个歌手出于对他的妒忌想故意让他出丑,在他正唱歌时突然把灯扭得很亮,光柱忽地照射到舞台上分外炫目,歌手是残疾人的形象一下子暴露在众人眼前。

  他一时间有些惊慌,手中的话筒差点掉下来。但他很快镇静下来,一首歌还没唱完,舞厅竟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这使他异常感动,从此内心再也没有自卑的情绪。

  此时正流行齐秦的歌《我是一只北方的狼》:“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野中/凄厉的北风吹过……”他特别喜欢演唱这首歌,觉得自己的生命里好像有一种“狼性”,也应该像狼那样拼搏、进取,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他给自己取了个性十足的艺名——常啸,而且QQ网名就叫“月光雪狼”,意即“心有郁积,不平则鸣,仰天长啸”。

  常啸的粉丝越来越多,丘比特的神箭也悄然射来。初次踏进歌舞厅的李梅一颗芳心就这样被他的歌声“俘虏”了。认了常啸做哥哥的李梅忍不住天天去看他,后来干脆每天陪他去歌舞厅唱歌。

  他俩同骑一辆自行车来去。常啸腿脚虽不方便,但身材魁伟,骑车技术一流,他带着娇小的李梅常常一路飞奔,歌声笑声荡漾在宽阔平坦的石河子大街上。不管别人用怎样的眼光看他们,他们只管仰着头开心的笑着,唱着。

  李梅兄妹3人,上有哥哥下有弟弟。她爱打扮,从小就个性要强,她认准“啸哥哥”今后演艺事业上有发展前途,暗下决心非他不嫁。这时父母和朋友的极力劝阻和反对,都没能动摇她和常啸结婚的决心!

  为陪常啸练歌,她有时晚回或不回自己的家。父母强烈反对她跟常啸交往,在一次争吵无果后,他们不想理这个油盐不进的女儿了。

  可常啸的父母却很喜欢这个开朗的姑娘,称她是“我们拣来的乖女儿”。他们对她甚至比自己的女儿还好,有好吃的就拿出来,一个劲往她手里塞。他们去了李家提亲,可李梅爸妈说啥也不同意:谁愿意让女儿找个残疾人做老公呢?再说自己的家庭条件也不错啊!男方全家9口人,挤在两间不足70平米的房子里,结婚后怎么生活?

  2006年元旦,得知她已跟常啸领了结婚证,李梅父母恼怒异常,一顿臭骂把她逐出了家门。直到半年后女儿挺着大肚子,父母的气才慢慢消了,生了孩子也来帮着照顾。元旦这天全家人聚在一起吃了顿饺子,就算举行了婚礼。结婚时,他们没有房子,没有嫁妆,没有婚戒,也没有一件像样的新衣服。

  婚后的日子小两口过得温馨甜蜜。常啸昵称她梅子。一次他的生日,她提前订好蛋糕却并未透露,想给他意外惊喜。晚饭后常啸去了舞厅上班。估计舞厅快散场时,李梅给他打电话,称脚扭伤了,要他赶快回来。常啸原本有朋友给他庆生,听说梅子伤着了便急匆匆地赶回家。

  听到老公开门的声音,李梅拉灭了灯。烛光摇曳中,CD里轻柔地传出《月亮代表我的心》的歌,桌子上的蛋糕上有“我爱你”字样,常啸站在客厅里愣住了,感动得竟说不出话来……

  婚后他们没有房子,跟全家挤在一起。1996年10月24日孩子出生了,全家人欣喜若狂,给孩子取名常笑,意思是让他一辈子快快乐乐生活。但房子太挤了,孩子刚出生,产妇和孩子没办法休息。公公是厂里的老工人,他找到厂党委书记,一下子在她面前痛哭失声。善良的女书记心一软,想法给他家分了一套二手楼房,解决了他们的燃眉之急。搬家的时候,抱着孩子的李梅看着新楼房内像镜子一样平的木地板,心里对公公的感激无以言表。

  2008年9月,参加央视《非常6+1》节目录制期间,常啸和李梅在广场

  娱乐业竞争激烈,他总想认真唱好每一首歌,但有时还是不能被人所理解。一次,一位女歌手不愿跟他搭档了,她直截了当告诉老板:“他走路不方便,又不能主持节目,跟他搭档太累。”于是他被炒了鱿鱼。

  那时李梅工资也不高,常啸失业就意味着家庭生活来源少了一大半。他的情绪很低落,他哭了,但不是委屈,而是一个残疾人不被理解的伤心。

  “没关系,家里还有我呢。”李梅默默擦去老公脸上的泪水,鼓励他,“既然休息了,就在家学几首新歌吧,重新找工作。要相信自己!”

  常啸就在家边学歌边找工作。那年冬天的雪很大,地上的冰很厚,常啸骑着车,李梅扶着他,在整座城市来回寻找工作的机会。每到一个地方,不知道他们摔了多少跤,回到家时两人的衣服都湿透了,但都没怨言,李梅说嫁给他时就知道有这样的路在等着她。常啸也从不服输,像当年练骑车一样,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来。

  就这样,经过许多磨难和努力,渐渐地常啸在当地娱乐界有了些名气。为锻炼登台的胆量,在妻子的鼓励下他时常参加一些市区级比赛,起初由于经验不足,并没有赛出理想的成绩。

  常啸只好又从发音、咬字开始练习发声。没有专业老师指导,光靠自己死练,效果也不明显,有人建议他出去进行专业培训,可上学费用拿不出来,怎么办?

  这时石河子市残联负责人找上门来:“你就好好去学吧,残联就是你的家。”残联雪中送炭的帮助,使他有了专业进修的机会。经过培训,果然常啸的演唱水平提高很快,屡获大奖:自治区歌手大赛优秀奖、石河子“十大歌星”、兵团“青春杯”歌手大奖赛一等奖、自治区工商系统迎澳门回归文艺汇演特别奖。2000年7月,中央电视台《同一首歌》到石河子演出,他应邀同台献唱。

  常啸又参加了残联组织的免费电脑知识培训班,学会了电脑,也学会了电器修理。2001年8月,他代表新疆参加了全国残疾人文艺汇演获得二等奖。第一次出疆的常啸在兰州看到了滚滚的黄河波涛,看到了壮丽的祖国山河,不禁心潮起伏,畅想未来……

  2002年5月1日,在新疆人民会堂,常啸应邀与港台歌手郑智化,以及张镐哲、李翊君、黄安、潘越云同台演出。当演出进行到最后,轮椅上的常啸和郑智化同唱《水手》时,整个大厅沸腾起来,几乎所有的人都站起来合唱,有的冲到前台跟他们握手,有的给他们拍照,整个演出被推向了最高潮。

  鲜花和掌声簇拥着常啸,可妻子李梅却没有多少快乐的感觉。老公有名气了,应酬也多了,经常不在家,却把家务和教育孩子的所有事情都一股脑儿留给了她。

  这时她的内心深处不断有失落感,并感到茫然。她本是个爱打扮的女人,但拮据的生活让她无所适从。几年家庭生活下来,看着镜子里那张憔悴疲倦的面庞,她有些惆怅。但她心里更纠结的是失去父亲那撕心裂肺的痛。

  一次偶然的机会,石河子体育馆董教练找到了常啸:“小常,你的双臂有力,适合练箭,就跟我练射箭吧!”他有些犹豫,一是买弓和箭开支较大,二是整天训练对家里和身体都有些吃不消。妻子知道了说得很干脆:“你好好地去训练吧,孩子和家里有我呢!”

  于是他开始了艰苦的训练。为让他体质能跟上需要,妻子省吃俭用,想法给他做营养丰富的饭菜,而她自己既要上班又要忙孩子家务,却少有怨言。

  训练枯燥而又乏味,一遍又一遍重复同一动作,常啸有时累得双臂扶不稳自行车,而晚上还要到舞厅上班,几个月下来人变得又黑又瘦,可他咬牙挺着,坚持每天骑车几十分钟去训练,风雨无阻。

  长时间、高强度训练有了效果,可还是苦于无钱购买练习用的弓和箭,领导又让他备战标枪和铅球项目。这两项都在室外练习,一练就是几个小时,正值酷暑,太阳毒辣,身上的皮被晒得一层层脱落,皮肤被汗浸透一碰很疼……他一遍一遍按着教练的指点做着动作,用一丝不苟的动作扔着铁饼。经过一个月强化训练,他在全疆比赛中获得了好成绩。

  2003年3月到8月,常啸在乌鲁木齐集训,备战全国残疾人运动会。经过5个多月艰苦训练,在南京举办的全国残运会上,常啸代表新疆队获得2枚铜牌、2个第4名的好成绩。

  2004年4月,常啸赴桂林参加全国残疾人射箭锦标赛夺得冠军。2005年9月,他作为中国国家射箭队队员到巴西里约热内卢参加世界残疾人运动会射箭项目比赛,成绩排第8名。

  丈夫在体育场上拼,妻子在家中忙。李梅忙工作忙孩子,一年的时间里她看望父母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一个星期,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2005年冬,常啸正在外地训练备战全运会。他已整整3天没收到妻子的短信和电话了,家里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隐约觉得发生了什么大事。他开始感到不安,打遍电话,最后终于知道:岳父突然去世了……电话打到岳父家时,正是李梅接的电话,她只是说让他安心训练,不要分心。

  但两个月后妻子的一封短信让他彻底崩溃了:“家里没钱了,我撑不住了!”在抱头思考两天后,常啸断然决定放弃他喜爱的体育事业,辞去国家射箭队的工作,回到石河子的家中,帮妻子撑起快要坍塌的家。

  原来,李梅平时一直没有时间回父母家。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时,已是半年后他病危的时候。那天半夜3点多,弟弟打电话说父亲摔倒,吐血不止,正在医院抢救。李梅匆匆忙忙往家赶,因太慌乱,到院墙门前才记起忘带钥匙。她只好脱鞋翻墙过去,腿被挂得一道道血痕也顾不得了。她一路飞奔到医院,65岁的父亲已昏迷不醒,9个小时后就闭上了双眼。

  她把父亲渐冷的遗体搂在怀里,嘶哑着嗓子哭喊着:“爸,爸,为什么?为什么呀?”几年的委屈辛酸和突然失去父亲的伤痛,把她变成了一个没了灵魂的躯壳,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泪水在眼眶奔涌。

  但平静下来,李梅不想告诉丈夫父亲离世的消息,因为他要参加全运会了,不能给他压力。可是常啸还是知道了家中突然的变故。看到妻子关机,他打电话到李梅同事那里知道了消息,他在电话里哭喊着:“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李梅的母亲那时也出了事,她的腿脚骨上楼时跌倒摔断了,瘫痪在床的她得知老伴去世已哭不出声来。看到家里这样的灾难接踵而至,李梅觉得自己真没有办法,甚至有了死的想法。

  此时她所在的厂子也濒临倒闭,员工们被通知回家休息。李梅就把伤病的母亲接到家照顾,这时厂里给员工每月只发280元生活费,她既要养孩子,还要照顾床上的母亲,生活费的来源在哪里啊?

  艰难地熬过两个月后,终于在一次通话时,李梅忍不住嚎啕大哭,她告诉常啸:“我好难啊,我挺不下去了!”常啸没有再出声……几天后,他回家了,他平静地告诉妻子,他辞职了,他不能不管家,不能不顾家。他还把头发剃了,说一切从头再来!

  丈夫回到了家中,李梅肩上的担子减轻了许多。但常啸生活轨迹也回到了老样子,还是每天去歌舞厅唱歌、挣钱、应酬,家务孩子的大小事还是由李梅打理。

  生活的拮据,心里的失落感,让李梅此时生出了离开他的想法。但她思前想后,还是犹豫了,心如乱麻——

  除了孩子是他们共同的结晶,这个男人身上也倾注了她太多的心血:给他找歌,教他如何穿着,告诉他自己对新歌的理解,鼓励他该如何比赛……甚至后来他在“非常6+1”舞台上的成名曲《霸王别姬》,也是她无意中在街上听到的,她要他无论如何要学会这首歌,她知道他的音色是最适合的。

  权衡之后,她承认她培养的这个男人是成功的,在国家级歌手大赛上拿过大奖,在体育上也有过辉煌。

  那时是参加2004年在桂林举办的全国射箭锦标赛。赛前她鼓励常啸,拿不拿名次无所谓,只要用心就行,即便没拿到名次,也对得起自己,只当是一次磨炼。比赛完老公电话告诉她,他没拿上成绩,她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但她嘴上说没什么,只当是旅游了,可他又笑了,说没有拿第二第三,而是拿了第一……听完消息,李梅又哭又笑,喜极而泣。

  2007年底,在李梅冷战似的不断“抗议”声中,常啸终于辞去了舞厅的工作,再不去歌舞厅唱歌了,而是呆在家中,开了一家叫雅客禧的干果专卖网店。靠着信誉,网店人气逐渐旺起来,这样可以勉强维持生计,偶尔忙不过来,还要刚上初中的儿子做做帮手。

  2008年4月,中央电视台《非常6+1》栏目组到新疆海选才艺,从800多名参赛人员中海选出30余人,常啸便是其中之一。他多年积攒的演唱潜力被释放出来。一经被发掘,他便被栏目组视若珍宝。导演刘畅认为他音域非常宽广,特别适合练美声。

  当确知自己即将前往北京参加“非常6+1”节目录制时,常啸向栏目组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让妻子李梅能作为自己的伴舞同去,“让含辛茹苦多年的妻子坐坐飞机,看看大城市!”这个看起来有点特殊的要求被栏目组接受了。

  到中央电视台后,常啸经历了10天艰苦的排练。2008年9月18日晚,在节目录制现场,坐在轮椅上的常啸把本领展露无遗。他即兴演唱了刘德华的《谢谢你的爱》、周华健的《朋友》、费翔的《故乡的云》以及克里木的《达坂城的姑娘》,尤其是《达坂城的姑娘》后面那几声吆喝,常啸把它演绎得跟克里木如出一辙。

  当身穿金色战服、坐着战车的常啸再次出场时,一首《霸王别姬》把现场的气氛点燃了……经他演绎的《霸王别姬》歌声更加雄浑苍劲,透着一股不屈服于命运的悲壮。

  在妻子的伴舞中,常啸跳起了高难度的轮椅舞《歌声与微笑》。随后他与师姐、2004年雅典残奥会中国队射箭比赛首枚金牌获得者王燕红在舞台上短距离比赛了射箭功夫。

  常啸获得“非常明星”的这档节目央视共播出过两次,2008年10月播出后,因为非常有生活气息,2009年元旦又重播一次。

  在北京这段时间,李梅和常啸之间有了更多的不愉快,甚至发生了争吵,她觉得他们的感情真的淡漠了。到了北京,老公说要带她看看北京的风景,她却感到很累,因为每到一个地方总要走好几个小时,常啸是坐在轮椅上的,而她要推着他,每天几个小时走下来,她已是精疲力尽。

  于是李梅赌气说,不想再看风景了,而且花销太厉害,她舍不得,毕竟他们回家还是要过日子的。但常啸不这样认为,他想的是既然来了就好好走走,不白来一次。就这样他们几乎天天为这些琐事争吵,李梅心中觉得那份本是淡了的感情已荡然无存。

  捧着“非常明星”奖杯,常啸满面春风地回到了石河子,可回到家中的李梅却高兴不起来。

  他们之间的“冷战”再次出现了,一天也说不了两句话,而常啸的应酬和社会活动更多了,很少回家,回家后也是成天上网,和网上的朋友说得开心,不管李梅心里有多么的反感!

  回归平常生活的常啸一边继续开着网店,一边通过新浪UC唱歌。李梅知道老公还是舍不得他的歌声从此消失。他告诉她网络上比舞厅的听众多多了,而且高手甚多。2008年12月14日,在新浪UC第四届“生命之歌杯”残疾人网络歌曲大赛上,常啸夺得一等奖。

  老公在UC上唱歌的时候,李梅总是悄悄的做着家务,切菜时都是轻轻地把刀向菜压下去,不敢出声,害怕影响他正唱歌曲的质量。有时唱到半夜,李梅已经忍无可忍才过去告诉他:“孩子还要上学,而我还要起早给你们做饭,还要上班,休息吧……”

  2011年1月3日,从北京回到石河子家中的常啸和妻子李梅、儿子常笑的全家福

  2009年底,常啸在网络上的名气也越来越大。他的歌声终于打动了北京的一家娱乐公司。2009年12月,民间春晚剧组邀请他到参加2010年民间春晚演出。

  为顺利参加演出,常啸提前一个月预订了打折机票。他是这次首届民间春晚中唯一的一位残疾人演员。他自费参加民间春晚的排练演出,www.716678b.com,让总导演老孟很受感动。虽然经费紧张,常啸和其他演职人员一样没拿一分钱报酬,但老孟把春晚的重头戏交给了常啸,让他和女歌手袁宁璐一起演唱压轴歌曲——《朋友相聚》。

  随后有人建议常啸到北京发展。他也感到自己沉淀这么久,应该到北京发展了。这时北京心灵呼唤残疾人艺术团正缺一位实力派独唱演员,团长看上了常啸,希望他过年后能很快到北京签约。

  可过完年的常啸并没有很快收拾行囊启程返京,而是一拖再拖,后来李梅才知道,原来有个女孩暗恋常啸好几年,希望他临走前能给她过个生日。常啸怕李梅生气,没敢把这事告诉她。

  因为时间拖得太久,团里等不及了。当常啸再次给团长打电话时,团长说,团里已重新物色了男歌手。他很泄气,看来他去不成了,一脸沮丧。

  看到自己耽误了事情,无奈之下,他只好把实情告诉了妻子李梅。她此时倒显得很平静:“如果你那时给我讲,我还不生气,但现在我可生气啦!常啸,喜欢你的歌的人太多了,但你这次却为了一个粉丝,一个崇拜者,而失去了去北京发展的机会,值得吗?”

  “你再给那位团长打电话,让我来给她说!”打通电话,李梅很干脆地告诉团长,“我爱听常啸的歌,因为这样才嫁给了他,他的歌真的好听,让他有个发挥的地方吧,哪怕再艰苦也无所谓,因为唱歌是他的生命的一部分,希望能给他一次机会,让他的歌声带给大家欢乐和享受!”

  团长被李梅的一席话和真情打动了,让她告诉常啸快去北京签约。常啸转忧为喜,抱着李梅连声说:“谢谢老婆!谢谢老婆!”

  2010年4月,常啸只身去了北京发展,签约成为了北京心灵呼唤残疾人艺术团独唱演员。李梅怕他很寂寞很孤独,让他把家中仅有的一些照片都带走了。

  残疾人艺术团演出机会很多。看到轮椅上的常啸歌唱美丽的新疆,看到那些聋哑女孩全心身投入到舞蹈中,看到现场观众献给他们如雷的掌声,当初建议常啸到北京发展的朋友不停地按动着快门,希望把每个美好的瞬间全都收进镜头!

  2010年6月,常啸又成为北京音乐之声国际企业(中国)有限公司的签约歌手,该公司拥有包括藏族歌手央金兰泽(演唱《遇上你是我的缘》)在内的一批实力派歌手。2011年春节,常啸又参加了民间春晚的演出。

  常啸孤身一人到北京去发展,除妻子李梅外,全家人当初都是极力反对的。他们说李梅是最辛苦的。但李梅说,男人就该有自己的事业,而不能老呆在家里围着锅台转,围着老婆孩子转。“这样到老了你和我都不后悔,因为我们努力过了。”

  李梅总是每天给常啸短信发着自己的想法和鼓励的话。虽然有时因为对一个问题看法不同发生争执,但还是想他,给他打电话。

  初到北京的常啸并不习惯那里的生活,经常短信告诉妻子自己好孤单,李梅短信告诉他:“心有方向,无论在哪又有什么关系呢?在你的眼里事业才是你要去的方向,只是身在他乡。没关系!我始终是你停留的休息的港湾。心有迷茫也在所难免,只要人生不迷茫就好!”

  李梅想他了,就短信告诉他:“有你的日子真好!从此一颗柔软的心不再飘渺,www498888com开马,从此人生的道路上有了心的依靠,没有后悔,不在乎爱的煎熬,只要有你伴随,快乐到老!”

  李梅现在继续在石河子一家纺织公司上班,是长白班,月薪1500元左右。 他们14岁的儿子常笑2010年初中毕业后上了护士学校。因为父亲残疾,他想学习护理专业知识,成为妈妈一样的护理专家。

  常啸在北京是很节约的,他的收入除自己的吃喝和必须用的之外,都寄给妻子。经济上不发愁了,但最难克服的是那种异乡的孤独感。他总在想,啥时候是个头啊?

  2011年1月2日,正值他们结婚15周年纪念日。在漫天风雪中,常啸迫不及待地飞回了冰封的新疆,回到新疆石河子温暖的家中。他给妻子深情献唱了《委屈的花瓣雨》,感谢她这么多年的辛劳和付出。

  他藏在心里的另一个心愿是,他要努力挣钱买套楼房,将心爱的妻子和家人接到北京,让自己身心不再漂泊。“那样我才不会很累,我的梅子也不会再感到委屈!”

  连赢两届美洲盃的智利矢志成就三连霸,惜近年状态急滑,去年无缘世界盃决赛周后,教练比斯离任,改由前哥伦比亚教练路达领军,但执教后五胜四和四负的表现未算突出,状态仍有起伏。今季在曼联坐多过踢的山齐士状态成疑,在巴塞未能稳佔正选的维达尔同样状态一般,两大核心年过三十且不在最佳状态,想击退年轻的蓝武士有困难。

  人民网北京4月1日电 (艾雯) 1月29日,45岁的刘若英微博晒出宝宝脚丫照,宣布产下一子。一段时间的休养后,最近奶茶宣布自己要复出了,她上传产后第一张自拍:“好久没有‘妆发’工作!卸妆前才想起拍个照跟大家Say Hi!很快作品跟大家见面咯!”

  如果说医院黑,医生黑,那么美国的医院和医生是最黑的,但是人家的医患关系还真不错,医生的社会地位还很高,而中国医生职业收入包括其灰色收入在内,依然可怜的很,却不断的被老百姓唾骂,被媒体指摘,被官员敲打,仿佛大家都是圣人,唯独医生成了万劫不复的罪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11月10日,知名博主“南唐遗少”在其博客爆出昔日玉女谢雨欣21岁女儿。

  下半区:西班牙PK俄罗斯,克罗地亚PK丹麦,瑞典PK瑞士,哥伦比亚PK英格兰

关闭窗口